来清华打了几天酱油、被神犇虐,半吊子水平果然就是半吊子啊。记录一下meat-sending的几天吧。

6.3

今天peng起到北京来了,好像今天没什么事做,坐了好久的飞机和车,人都是晕的。

然后下午刚补完觉就被向总拉到pku,“去年来过的老司机带小学弟报名”,然而我是路痴啊。
真是羡慕高一的小朋友,一路叽叽喳喳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,伦大爷还被学姐夸赞“好萌”。
看着一会儿落营员证一会儿迷路的小朋友,不禁感叹年轻就是好啊,可以对一切充满好奇、可以时刻开心、还可以naive。
感觉自己已经老了,虽然还没有找到高一小朋友里面比我小的。
相比去年,已经不再可以一副好奇天真的面孔了,连路痴都被小朋友给治好了,被学姐称为“大哥哥当得好”,我也只能呵呵了。
时间果然还是可以改变一些东西啊。

晚上和小朋友们打三国杀,由于之前一直和ysp神犇打,终于遇到水平不比我高的人,于是可以不那么没有存在感了。
两局遥犇忠臣都被主公杀死。我玩了两局内奸,每次都感觉在操纵天下大事,孙尚香都不知道和多少个人交易过,竟然还赢了一把,最后有人才意识到我不是反...小朋友果然好糊弄...到最后所有身份都玩了一把,感觉很过瘾。

好像高二就两个人来啊,其余都是高一小朋友。深刻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是“高二学长”了,然而还是naive。

不管怎么说,THUSC加油吧!

6.4

上午在宾馆颓。
下午向总请吃全聚德,虽然很贵然而没什么兴趣,不过还是吃的很开心。
然后去大清华逛了一下,照了几张相,感觉挺喜欢清华的风格。
感受了一下XYK大爷的基佬本色、遥遥的天然呆萌。其实挺喜欢遥遥的

晚上三国杀没什么亮点啊,内奸不会直接跳忠,忠臣完胜。。。

晚上得知长郡今天晚上喊楼,才意识到就要高考了,不能亲临现场为高三加油了,其实我们的高考也在今年啊。
为所有大长郡的学子加油!

明天考试还是要给自己写一点东西?
考过了这么多次试,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。
考试预案的话,第一要务就是拿分吧,先仔细读题啊,然后各种分数拿稳,如果能AC就一定要稳AC。
注意题答题。
注意各种细节,看看之前的总结吧。

6.5

考试就这样考完了,被清华浪费了一个半小时开的时间。
上午试机,OS说“就坐你试机的位置吧”,然后就坐在最后面,人进进出出的感觉很不爽。
看完题,T1好水啊,随便暴艹,为什么写了过不了样例,原来是个错的。
然后写个暴力看T2,好水啊,Trie树加个线段树好像卡空间,加个链表然后保平安吧。
牢记不能写挂,开始查错、对拍。
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看着屏幕就有一种晕车的感觉,感觉OI搞下去什么都没有结果眼睛越来越废。
然后仔细想T1,然而思路一点都不清晰,要是放在平时就不信A不掉啊。
不太记得了,反正开始混乱,os十分暖心地送了水过来“不要慌,喝口水”,然后送来汉堡后听见os在旁边说“我还想吃一个”。
写提答,感觉十分神,瞎几把写了两个送分点,发现win下不会cd目录,check不了,于是吓傻了。赶快找os,os说“我也不会”,然后说“不要慌”,告诉我写一个fuck.bat,把命令写进去。要是当时没搞清楚,我岂不是会吓傻啊。。。
然后os还跑过来问我汉堡好吃么。。。说“不要慌”。
真是要感谢好心的学长啊(这只算是学长善意关照吧,也没有什么违背考试制度啥的),要是没有学长会死的更惨啊。
据说当时os就在直播我的分数,后来才知道,感觉非常害怕啊。
于是喜闻乐见的成了一条咸鱼。
还是那句话啊。


神犇没考好才算考挂,半吊子水平反正也只能送肉了。

不管考试了,说起来今天见到了不少学长。
中午yxj、pyx、lpn、cyb请吃饭,好像交流了不少;然后考试遇见os监考;下午遇见了drd和lrl。
感觉学长都很好啊,有些学长真是在我OI道路上帮助了不少呢,仔细想想从前年四月以来我的人生就翻开了新的篇章,遇见了许多难以忘怀的人和事。
或许这是身为蒟蒻最温暖的回忆了,然而有这全部,OI就无悔了。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